晚清重臣权倾朝野,他不遗余力师“夷技”,自己却没“现代”

图片1.jpg

【导读】从常州到上海,地舆 间隔 不过200公里,晚清重臣盛宣怀纵横长江流域的官商生涯,落幕于他以轮船招商局而始发迹的长江入海口城市。盛宣怀的身后留存,当然不只 是令人瞠用意宅基物业,更有其身膂力 行在华洋杂处中传达 的现代文明、商业精力 与开放眼光。

2010年,上海代表中国第一次举行 世博会,而盛宣怀在1904年促进 中国第一次以官方形式参加了美国圣路易斯世博会。相隔百年,世界格局已不同,打开“盛档”,回望盛宣怀,他在中国现代化进程中所做的困难 探究 与尝试,应可得到告慰。

巨冰塞川

江浙巨贾富绅何其多,但盛宣怀只有一个。在那几天,沪宁、沪杭铁路的客车生意出奇地兴隆,车票出售一空,车厢拥堵 不堪,挤满了特别 赶到上海来观看大出殡的江浙游客。

1917年(民国6年)1月,上海天气奇寒,姑苏 河结冰,厚尺许。据上海气候志记载,当时黄浦江上呈现 了一块巨冰,导致水上交通受阻。这一时期,不只 万国商埠云集的外滩码头堕入 沉寂,并且 粮食蔬菜不能运输入沪,全城物价上涨。

12岁的少女盛佩玉住在“静安寺路111号”的盛第宅 内,对花园以外的物价上涨当然全无概念。但是 这一天,戴着孝的她,辫子上扎着黄头绳,穿戴 一件她很喜欢的蓝白花的衣裳,站在天井里时,遽然 全国 起冰雹来,大如鹅蛋,小如石子,一阵猛砸曾经 ,将窗上的玻璃打碎不知多少。盛佩玉还不懂得人们背后关于 天象的猜想 和谈论 ,她只记住了一句话:这场百年稀有 的冰雹,将祖父楼上那间玻璃房打碎了好多。

人去楼空。这个继室所出、有些早慧的小丫头感到难过:故人已逝,窗碎魂飞……冲喜有什么用,转寿又有什么用!祖父盛宣怀再也回转不来了。

半个多世纪之后的上海,盛氏家族的产业与影响早已回转不来了。川流熙攘的吴江路美食街,车水马龙的成都路高架桥,长征医院,交通大学,玉梵宇 ,百乐门,屹立江头的外滩6号、7号和9号,以及已成旧忆的十六铺码头……都与盛宣怀有着千丝万缕、千般百种的联络 ,如今皆只留雪泥鸿爪,续断漂荡 ,惟史家持以档案,状其形迹。人们对盛氏有意无意的遗忘,与其说是因为岁月变迁更迭了他物业遗产的归属,不如说是相隔的时间还不行 持久 ,致使 这位“官僚资本第一人”的终身 功过与精力 遗产还无法取得 定论。

当年以奢华流传的是盛宣怀“大出殡”。白叟 于1916年4月27日溘然长逝后,盛氏后人就按最大的排场和规矩,将尸身 停棺在家,到次年11月18日,方才吹吹打打,抬棺出沪,舟行到姑苏,停于“厝”中两年,终究 落葬在江阴的祖地。其排场之大,费用之巨,颤动 上海、姑苏 。

图片2.jpg

一九一三年一月孙中山因当时国民党财务 困难,致函盛宣怀借款。盛宣怀复函,以“债台高筑,有欠无存”婉拒

江浙巨贾富绅何其多,但盛宣怀只有一个。在那几天,沪宁、沪杭铁路的客车生意出奇地兴隆,车票出售一空,车厢拥堵 不堪,挤满了特别 赶到上海来观看大出殡的江浙游客。

盛宣怀档案中,有一张汉冶萍公司仪仗行列 清单。1898年,盛氏开办萍乡煤矿,并在1908年将它与汉阳铁厂、大冶铁矿合并建立 中国第一家钢铁煤联合企业——汉冶萍煤铁厂矿公司。从清单上看,盛宣怀出殡,光是汉冶萍公司就算计 派人444名,调度、鼓乐、花圈、担抬,各司其职,整个行列 首尾相接长达3华里。据当时《申报》、《大公报》上的新闻音讯 ,棺木 定于1917年11月18日10时从静安寺路的盛第宅 发引,送葬部队 途经大马路(南京路)、广西路、四马路(福州路)到外滩的轮船招商局金利源码头上船,用船运往姑苏 。因为 排场隆重 ,部队 杂长,上海总商会的正副会长朱葆三、沈联芳特别 给上海工部局打了一个陈述 ,要求工部局采纳 一些措施,保证盛宣怀出殡的正常进行。工部局抉择 用巡捕为出殡部队 开道,并维持沿途的安全,电车公司暂停沿途电车行驶半天,避免 路途堵塞,引起紊乱 。

死前遗命“僧衣薄殓”的盛宣怀,身后 一场风景 ,耗费 30万两白银,这笔花费哪怕是关于 有2000万白银身家的盛氏家族来说也不可谓不巨;盛氏未出殡曾经 ,各类纸马、花圈、万年伞等吊物充溢 大门表里 ,连国人都引为奇观,更不用说常有外国人前往猎奇。

无论是否合乎他的意志,终身 钻营“洋务”的盛宣怀就这样以最东方的方式在人们的谈论 中落幕。

细看“第一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