别再用狗血去干狗血的事了:义和团就算了,现代人你用狗血擦

民间抵挡 僵尸有三件法宝,分别是黑狗血、驴蹄子和糯米,遇到僵尸,先泼黑狗血,趁着血光,再用驴蹄子拍到僵尸身上,即可将其拍倒,然后撒糯米,僵尸就不会再作祟 。明人谈迁的《谈氏笔乘》提到了狗血抵挡 僵尸:“洛川县某死,亲眷 夜侍,各假寐,尸忽蹶起,遍吸诸人口,其一惊走掩户,尸追出,格于户,相抵,诘旦人集,噀以犬血,尸始仆。”狗血一洒,僵尸立刻倒下,可谓灵验。

作者:盛文强

别再用狗血去干狗血的事了:义和团就算了,现代人你用狗血擦

志怪狗精戴礼---据《中国民间信仰》

袁枚《子不语》写到了河间府丁某与一狐仙结交,该狐魅惑一民间女子,后来丁某见了该女子,与之私通,被狐知道了。这天晚上丁某又来女子家,钻窗户时,狐在私自 捣乱 ,让丁某失足坠落,女家爸爸妈妈 出来看,认为 丁某是鬼怪,于是“先喷狗血,继沃屎溺,针炙倍至,受无量苦”,这些是当时居家必备的驱赶 鬼怪的配备 ,见到疑似妖怪者,也会立刻操作一遍。

蒲松龄的《聊斋志异》中有一篇《莲香》,说的是宜州人桑子明与女鬼莲香相好,怎奈人鬼殊途,不得聚会 。不想十四年后,有老妪前来卖女,桑子明见了大吃一惊,正是莲香的相貌,本来 是莲香转世,但现已 不认得桑子明了。她说:“妾生时便能言,认为 不祥,犬血饮之,遂昧宿因。”本来 ,喝狗血还能忘掉 前世,她在幽冥世界走了一遭,仍然不肯忘掉 前世,可见执念之深。那些热辣辣的狗血带着腥气飞跃 入腹,前世的记忆立刻漫漶不清,直到见了桑子明,才如梦初醒。可见,狗血只是把她的前世记忆封印了,遇到适合 的机缘,又会从头 解封。

这些小说带有许多贩子 趣味,掺杂了民间的观念,既是群众 耳熟能详津津有味 的,又成为可供学习 的方法,观念上的沉淀 越来越深,乃至 成为一种隐而不彰的秘术,不时 要小露峥嵘。

火药和火器呈现 今后 ,那边枪炮一响,这边人就倒下毙命,这是难以了解 的一种现象,便归之于妖术。据李化龙《平播全书》载,四川播州土司造反,巡抚李化龙下令用火炮轰击,土司认为 火炮是妖术,就令数百名女人裸体站在高处来对敌。在中国古代的奥秘 文化中,除了狗血,粪便、女人阴户等都可以破妖术,而李化龙做出的应对是:“以狗血泼之”。方以智《物理小识》也提到了类似的场景:张献忠围攻桐城,守城兵将在城上架炮,张献忠强逼 女人“裸阴向城”,城上火炮竟然 哑火,但官军当即 “泼狗血、烧羊角以解之,炮竟发矣”。

交兵 之际的巫术斗法,显然是无稽之谈,但这些狗血却颇有市场,在热武器 时代到来之际,狗血继续扮演着为难 的人物 。到晚清时,“扶清灭洋”义和团把这些民间巫术发挥到了极致。

在义和团看来,洋鬼子的金发碧眼红胡子是鬼怪,伤人的枪炮就是妖术邪法,而义和团则是神仙附体,这是神制服鬼怪之战。大学士徐桐就说:“拳民神也,夷人鬼也,以神击鬼,何勿胜之有?”在这种观念的教唆 之下,拳民胆气大壮,于是,岳飞、杨六郎、关羽等尊神纷乱 附体,乃至 连李白和杜甫也附到了拳民身上,做诗文以鼓动 士气,巫术、曲艺、愚忠等驳杂交错,实可谓集大成。

通过仿照 学习 小说和戏文中的桥段,洒狗血的方法也开始盛行 起来,义和团拿狗血去泼洋枪洋炮,成绩一点点 不起作用,还有的端着童子尿和粪便等污秽之物上阵,成绩不只 没能破了洋人的妖术,还白白送了性命。悲壮的阻击,这是两种不同文化之间的比赛 ,彼时世界日新,而国人还没有 醒,今天再来回望这段前史 ,仍让人为难 难言。

眼下,狗血已经是 个常用的网络词汇,用来描述 影视剧的低质 ,或者用来评判某些社会新闻的荒唐 离奇。上世纪九十时代 港台影视业鼎盛时期,香港电视剧常常 拍摄鬼片。重复 呈现 的桥段就是中邪后要洒狗血驱邪,狗血可以写符咒,还可以用来布阵。但后来仿照 者甚众,狗血便用来戏弄 影视剧没有新意。狗血原本是名词,后来也演化为描述 词,比如说某件事“很狗血”。

狗血的故事还在上演。近来看到新闻中有一湖南长沙的男人 买了新车,杀狗在轮胎上洒血辟邪。用今天的眼光来看,这是古老巫术的“返祖现象”,无疑是迷信之举。与此同时,爱狗人士纷乱 站出来声讨,这却是 古时未曾有过的群体,也不知这算不算是行进 。但不知这位车主的常识 储藏 来自何处,是来自父辈的故老相传,仍是 来自古老的乡土记忆?